矮行星亲吻耳朵

老子的斯文败类许期楚骁小说(全文阅读地址) 连载中

《矮行星亲吻耳朵》亲吻耳朵脖子视频教程 腹黑攻 矮行星亲吻耳朵69文

时间:2020-04-12 18:08:34 分类:耽美小说 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正弦倒数 主角:蔚知,蒋放

《矮行星亲吻耳朵》作者:正弦倒数,耽美小说类型小说,主角:蔚知,蒋放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16 让我们把寂寞抛诸脑后 中午,蔚知点了外卖,边吃边苦读,翻那本厚厚的《中国手语》时,失手把跟前那杯可乐打翻了,书湿了一小半,白...

《老子的斯文败类》免费试读

16 让我们把寂寞抛诸脑后

中午,蔚知点了外卖,边吃边苦读,翻那本厚厚的《中国手语》时,失手把跟前那杯可乐打翻了,书湿了一小半,白色的纸页很快洇出一片咖啡色。

蔚知火速清理完现场,拿着擦脏的纸巾对着他的宝贝书发愁。饭吃一半也不吃了,他拿着书跑到一楼去,去操场,体感风向风速去了。

指缝间还有黏糊糊的感觉,蔚知顾不上,找了个长椅坐下,开始一页一页分,边分边呼扇。天渐凉了,这法子一点起色没有,蔚知又站起来,在操场边走来走去。

忽然,小腿被什么玩意儿撞了下,不算重,但也不算轻,蔚知捧着书低头看,是一只足球。他往足球来时的方向投去目光。

捡球的人来得很快,穿短袖,但不是校服短袖,应该是自己的衣服,一件宽松的黑T。蔚知心想这人胆儿还挺大。视线再往上,那张脸……蔚知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。

是那个凶脸。蔚知见过两次的凶脸,两次都和佟杰在一起的那个。

蔚知简直比怕佟杰还怕他。可他并不魁梧,他连方沃都比不了,他是那种瘦长的身材,高挑,鼻梁也高,冷硬冷硬的长相,顶着颗利落的平头,无端让人觉得他哈一口气都是冷的。

蔚知甚至想跑路了,可恰在这时,凶脸和他对视上。大概也没料到会碰见他,凶脸的脸上有些惊讶的神色。

环顾了一圈四周,没有佟杰,没有他那些同伴,蔚知心想自己此时不跑更待何时。

刚转身,那只足球又撞到他脚后跟。刚才那次不好说,这次肯定就是故意了。蔚知深吸了一口气,背对着人家开始回忆别人身高,只可惜他的目测从来没什么参考价值,在他眼里,一米七五和一米八五都是差不离的,反正都离他那么远。

“喂。”身后传来声音,只能是凶脸在叫他。

蔚知觉得自己还是该爷们儿点,他把吸的那口气又呼出去,挑了下眉转身,心里其实特别没底。

凶脸又往他这边走好几步,蔚知强迫自己钉在那里不动,他以为凶脸要扬起拳头暴揍他了,猛眨了两下眼,凶脸只是走近,用脚尖勾起了他俩中间的足球。

凶脸的眼是盯着蔚知的脸看的,只是那样居高临下地看人,一副阴郁过头的神情,难免叫人又怕又窝火。蔚知不忿了,也扬起脸,想把他目光顶回去,却敏锐地发现了那凶脸小幅度地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的模样。

蔚知先清了清嗓子,才梗着脖子问他:“你干嘛?”少年的音色,怎么听怎么像个弟弟。

凶脸把球带到自己脚下,似乎注意到蔚知手里那本《中国手语》,他最后给了蔚知一个眼神,没什么情绪的眼神,他淡淡道,“你最近放学不要一个人走。最好和朋友结伴。”说完没等蔚知回应,转身就离开了,他没再继续踢球,而是径直回了教学楼。

做了半天心理建设自我鼓励的蔚知倒叫他给说懵了。

饶是蔚知再不开窍,也知道凶脸是在提醒他。

于是一放学,蔚知就在连廊静候了,等他们班主任老闫。见人出来,他就嬉皮笑脸贴上去问数学问题,老闫高兴啊,眼里直闪欣喜的光。蔚知的负罪感一下就起来了。

俩人一道往校门口走,再一起去车站。果不其然,在路过文具店时,蔚知看见台阶边聚着几个男孩儿,他认出其中有三个都是那天在巷子里遇过的。

他还看见了凶脸,凶脸的手放在身侧,手里夹着烟,看到他和老师一道走出来还一副说题的样子,似乎惊呆了。

蔚知觉得好搞笑,可他对着那个人又笑不出,就把目光收回来。

其实他还有点紧张,他想那些人或许未必能对他做出多歹毒的事儿,不过总也不会给他什么好果子吃,所以这怎么也算是逃过一劫。

公车先把热心的老闫送走了。

蔚知默默在车站等车,耳朵里插着耳机,听歌,歌单是随便找的,西语歌,还挺欢快的。

这里来来往往都是人,有学生有老师,他那点惊惧被削弱了不少。于是开始在大脑里整理这漫长的一天,书包侧兜里还放着他薄荷蓝色的水杯,小羊挂件歪着身子,屁股正卡在杯盖上,蔚知浑然不觉。

蒋放春靠近他时,忍不住伸出食指把小羊勾了下来。

蔚知塞着入耳式耳机,一点警觉也没有,还在望绿化带发呆。蒋放春并没有和他打招呼。

他完全是凭着某种感应转头的,看到蒋放春时,下意识要摘耳机,手搭在耳机线上时,动作又顿住。

蔚知把音量又按大了一格。

外界的环境音已然很朦胧了,像打乱的拼图。他有些迷茫地抬起手,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动作才好;张了张嘴,也没能说出个句子。

耳边的西语歌变了调似的,干扰着他的思考。在他和蒋放春之间,他和世界之间,似乎又立起了某种令人无措的屏障,透明的,抓不住的。

蔚知忽的颓然起来。

如果世界只有一种声音——如果这世界没有声音,多寂寞啊,他想都不敢想。

蔚知去看蒋放春的眼。他又去看湖水了,却看不清湖水那层薄而轻盈的蓝色下面有什么。

有什么都不重要,他想,这双眼睛的主人一定很勇敢,一定比他勇敢多了。

蔚知仍然没摘耳机,在那屏障之中,他向蒋放春打手语。

——今天也一起回家吗?

蒋放春微微歪头,有点呆的样子,点下巴。像是在想蔚知的小脑袋里在想什么。

蔚知想起今天被打湿的书,想起自己当时还拼了句傻了吧唧的话,忸怩了下,还是磕磕绊绊、东拼西凑地对人打出来。

——有空可以帮我复习吗?我英语好差。

他打“差”时,做了伸小指的动作。可能是句子基本是词对词凑出来的,蒋放春一时不习惯这种手语语序,想了好一阵才想明白,竟然是用口语回答的他,蔚知敏锐地认出那口型,蒋放春说的是“可以”。

蔚知想了想,蒋放春其实并不怎么会拒绝人,大概只是跟他客气客气呢。

蒋放春抬手打了几个动作,熟练,飞快,蔚知看他看傻了,他打到一半意识到什么,才从兜里拿出手机,两个拇指在屏幕上戳戳按按,打字。

蔚知跟着拿出手机,乖乖提前等消息。

那个人发的是:[明天可以吗?或者周末,我应该会去省图。周六不行,我得去找我的听力师。]

蔚知一眼扫完那条消息,傻乎乎的,一时什么话也说不出了,就听见心里的小人呐喊了声:天啊。

查看全部内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更新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矮行星亲吻耳朵》亲吻耳朵脖子视频教程 腹黑攻 矮行星亲吻耳朵69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