半城风月

老子的斯文败类许期楚骁小说(全文阅读地址) 连载中

《半城风月》半城风月 十四郎 㚻 半城风月娘受

时间:2021-02-19 05:00:54 分类:现代言情 来源: 作者:十四郎 主角:玄乙,白泽

《半城风月》作者:十四郎,现代言情类型小说,主角:玄乙,白泽,本小说主要讲述了: 因为白泽帝君这些年始终垂涎飞廉神君的头发,以至于...

《老子的斯文败类》免费试读

因为白泽帝君这些年始终垂涎飞廉神君的头发,以至于每来一个新弟子就叫他去找神君要头发,这里每个天神都吃过苦头,此刻见着这魔头大呼小叫地出现,谁还顾得上什么仪态,一个个逃得飞快,只恨自己肋下不生翅膀不能飞得更快。

玄乙御风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,遥遥听见飞廉神君在后面破口大骂:“烛阴氏的小混蛋!给我停下!你敢耍老子!老子要把你撕成一片片的!”

他发怒的时候头发更像一团团舞动的银蛇,那模样滑稽极了,玄乙忍不住笑出声。

芷兮见她眉开眼笑,不由更是怒气上冲:“都是你招来的霉星!让他这样大呼小叫的追着,有什么可笑的?!”

玄乙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:“他追的是我,师兄们跑什么?”

太尧摇了摇头:“都吃过他的苦头……此事先不说,他为何又追了上来?你究竟用了什么法子拿到头发的?”

大家都知道飞廉神君脾气暴躁,但他这样发疯的模样还是头一次见,不知道这古灵精怪的烛阴氏公主到底对他做了什么。

玄乙搓着指间的银发,分外淡定:“我用的是最正当的法子。”

明明用的是歪门邪道!古庭嗤之以鼻,他素来正派,最看不得她这种滑头手段,待回头发现飞廉神君原本变黑的头发又重新变回了银色,正朝天乱舞,他不由失声:“你怎么又将他头发弄回原样了?!”

怪不得飞廉神君跟个疯子一样追后头!她根本是玩了个骗局!

玄乙嘻嘻一笑:“我可舍不得把烛阴之暗用在他身上,多浪费。”

古庭严厉地瞪着她:“此等行径实在可耻!快停下,向飞廉神君好生道歉!”

玄乙只回了他一个甜笑,一下也不动弹。

古庭气得只是跺脚,忽地咬牙转身折回去,孤零零地迎向气势汹汹的飞廉神君。

一旁的扶苍忽然朝太尧开口道:“太尧师兄,不知可否将腰上佩剑借我一用?”

太尧有些犹豫,到底还是将佩剑摘下,低声道:“扶苍师弟,飞廉神君成名已久,做事前还是思量三分。”

扶苍没有说话,将剑轻轻拔出剑鞘,伸指在秋水碧蓝的剑身上轻轻弹了一下,宝剑发出细微的嗡鸣,仿佛有了灵性一般。

那边厢古庭已经停在了飞廉神君身前,急急拱手行礼,道:“飞廉神君请息怒!在下替不懂事的师妹给您赔罪!她年纪幼小,不通道理,还望神君宽宏大量,莫要与她计较!”

“滚开!”飞廉神君哪里能听见他叽里咕噜说什么废话,他眼里只有烛阴氏那个小混蛋,不把她捉住撕烂他绝不能甘心!

恼人的苍蝇还跟在身前嗡嗡嗡,他怒火攻心,巨大的风剑毫不留情刺向他。古庭料不到他竟会突然下杀手,一时僵在当场,慌得众弟子纷纷惊叫。

忽然之间,方圆数里陷入了一片浓厚的黑暗中,这片黑暗来得如此突然,以至吃过一次亏的飞廉神君情不自禁又吃了一次亏,手上的动作停了一瞬。只这一瞬,耳畔划过锐利的风声,宝剑的寒气令他浑身寒毛倒立,头顶突然轻了几分。

黑暗来得快,去得更快,不过眨眼工夫,又恢复了明亮。

只见扶苍拽着古庭退了数丈,他手中执着一柄泓如秋水的宝剑,轻轻滑落一个漂亮的直线,一绺绺扭动不休的银发随风飞扬,缓缓散开。

飞廉神君错愕地摸了摸头顶,他一小半的头发竟然被宝剑削断。

扶苍将古庭推去后面,执剑漠然凝视飞廉神君,不发一言。

“你……你竟敢……”飞廉神君狂怒之下连话也说不好了,一个小辈神君,竟然用剑削断他的头发!而且他竟然真的削断了!

“你不过倚老卖老。”扶苍语调冰冷,“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对象从来都是小辈,今天给你一个教训,你再向前一步,以后便做个秃子罢,正好解了你的苦恼。”

飞廉神君哪里忍得,大吼一声,月砂夹杂风剑与风刃,没头没脑地朝他砸过来。

这会儿没玄乙碍事,又有宝剑在手,扶苍全然不避,横起长剑,当胸划一个圈,两仪八卦的光辉犹如铜墙铁壁般,将飞廉神君的杀招尽数挡在外面。他御风而起,不过眨眼的工夫,又猛然落在云海中,宝剑再次轻甩,又是一把银发落下。

对面的飞廉神君连着被削了两次头发,满头乱舞的银发犹如狗啃般参差不齐,看起来越发滑稽,在一旁看热闹的玄乙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“都是你这小混蛋!”

飞廉神君扭头张牙舞爪朝她扑过去,此仇不报,他颜面何存!

玄乙却动也不动,笑吟吟地看着他扑上来,悠然道:“你还真是只捡软柿子捏呀。”

飞廉神君的手在她身前三尺处仿佛触到了无形的墙壁,无论如何也碰不到她,他气得又是一声大吼,忽听前方不远处传来白泽帝君的声音:“飞廉神君且息怒,本座弟子年纪尚幼,怕是吃不得神君的怒气。”

玄乙身前三尺的无形屏障发出一股柔和却不容抗拒的力道,飞廉神君被推得倒飞数丈,神色阴晴不定地落在云海中。

众弟子这才发觉太尧不知何时回明性殿把白泽帝君叫出来了,这孩童般的先生只穿了一只鞋,另一只脚还光着,想来一定是被太尧强行逼出来的,果然大师兄在关键时刻比先生要靠谱多了。

显然白泽帝君还没搞清楚状况,前后左右看了看,又望见飞廉神君狗啃般的头发,不由微微一惊:“本座只叫你们借三根头发,怎地却把神君的头发削了大半?”

玄乙把绕在手指上的两根银发取下,连同太阳之辉与月华之精一起,送到他面前,笑道:“先生,幸不辱命。第三根头发在古庭师兄那边,您别忘了找他要。”

白泽帝君又惊又喜,小丫头果然有本事,竟然真能取到飞廉神君的头发!

他忙不迭将那两根银发接在手中,但见从发根至发梢足有三尺多长,齐齐整整,绝非利器切断而得,飞廉神君的神力还有些许残留其上,银发犹在款款扭动。

帝君眉开眼笑:“好好好!好头发!好弟子!”

玄乙提醒他:“先生,神君还在发火呢。”

白泽帝君先将银发小心翼翼放入袖中,这才正了神色,遥遥向飞廉神君作揖:“神君大方,白泽多谢,来日定然给神君一个满意的赔礼。”

飞廉神君见着这种老辈的帝君便有点发憷,扶苍说的倒也不错,他确实只敢在小辈面前张牙舞爪,纵然心里深恨白泽帝君常年觊觎自己的头发,当着他的面却不敢说,只梗着脖子哼了一声:“白泽帝君,我不要什么赔礼,你将这小混蛋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查看全部内容

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更新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半城风月》半城风月 十四郎 㚻 半城风月娘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