完本

痴情帝王

时间:2019-09-10 00:03:36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武道絮

主角:上官芬,孙长远

在线阅读

主角叫上官芬,孙长远的小说是《痴情帝王》,它的作者是武道絮最新写的一本古言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冬日的脚步刚刚离开,春天就迈着的妖娆的步子姗姗来临,于是一个曲折委婉、百转千回、动人心肠的故事便在这春日晴好中拉开了序幕。宣元年间

《痴情帝王》免费试读


冬日的脚步刚刚离开,春天就迈着的妖娆的步子姗姗来临,于是一个曲折委婉、百转千回、动人心肠的故事便在这春日晴好中拉开了序幕。

宣元年间,渲朝正月十六日。

对于渲朝来说,正月十六是个特殊的日子,在习俗里在这一天是看花灯,走百里,驱灾除祸,一大早,人们就会相继走上街头,一边观赏着花灯,一边绕着城区走上一圈,驱病除灾,祈福纳祥,保佑这一年里家人平平安安,健康快乐。

此时已是正午,春日暖阳高高的挂在天空。无边苍穹下座落着一片片楼阁院舍,苍松翠柏掩映其中,尤其是京都城内那一片金碧辉煌的皇宫中,楼阁森耸,红砖碧瓦,檐角飞扬,栉次鳞比且错落有致排列着这些亭台楼阁,那红红的砖墙,斑驳的痕迹,突兀的城墙,无时无刻不彰显这座古城的壮丽历史与沧桑岁月。

热闹喧嚣的街道,虽然春寒料峭,但是街上的人却是愈来愈多,熙熙攘攘,络绎不绝。

而此时的一处偏僻巷子里,清幽安静,一看这就是丞相家的后院,只见院内的几株大树枝繁叶茂,比邻院墙,仅有一步之遥,高大的枝干从院墙中伸展开来,郁郁葱葱,掩映着这红色的墙壁。

突然从丞相家院的墙头处伸出一双左右顾盼的眼睛,只见她只露出半边粉嫩的脸面,一双大眼睛,左瞧瞧,右看看,十分谨慎的样子,待一番勘察之后,确定无人后,冲着底下小声说:春水,快,用力往上拖!院内墙根处发出一声好!之后,只见一个粉裙的女子渐渐爬到了墙头,院中的大树枝丫茂密,宽大的枝干伸出墙来,这女子紧紧抓着一截枝干,将身子掩映在葱郁的绿叶之中,眨着大眼睛冲着底下的人说:春水,我上来了,你快点爬树上来!

不一会儿,只见一身绿衣的女子沿着树爬了上来,待到与墙头并高时,便小心地迈过粗壮的枝干,立在了墙头,嘟着嘴冲着那粉衣女子说:小姐,你说你要是会爬树多好,省得我劳什子在底下当垫子,您瞧我这身刚做的衣服都脏了。边说边用手去拍衣服上领子处的土。

哎呀,行了,别再拍了,让人听见就坏了,回头我求我娘再给你做一件!说着,拉下小丫头的手,冲着小丫头说:你还是快想想咱俩怎么下去吧!

怎么,小姐,求你别再把我当做肉垫了!绿衣丫头十分不情愿地看着这位粉衣小姐。

粉衣小姐眼珠一转,神秘一笑,哎呀,怎么忘了这事了,你看这是什么?说着,指了指腰间的银子,冲小丫头一笑。

小丫头看着那鼓鼓的钱袋,跳了起来,拉着粉衣女子说:小姐,小姐出去后给我买件新衣服,我就勉为其难的先下去,然后您再下去,小丫头的话还未说完,突然感觉脚下一空,还没反应过来,拉着粉衣小姐就掉了下去,只听扑通,扑通两声,接着便传来了春水的哎哟声。

小姐,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,你可真会掉,我真的做了肉垫,你把春水的腰都快压断了。趴在底下的春水一边哎哟一喧边用手抹去开脸上的泥土。

春水,对不起哦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不过,我体重较轻,不会压坏你的。粉衣女子边说边从春水身上爬了起来,两手来不及拍打身上的泥土,就去拉春水。可是春水在地上趴着,呲牙咧嘴,就是不起,无奈,粉衣女子说:除了一身衣服外,我们再去那天下第一的酒楼去吃烤鸭,怎么样,两只大鸭腿都归你!说到这大鸭腿,只见春水忽得从地下爬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土,笑着说:小姐,可要说话算话呀,不许反悔啊!

粉衣女子无奈地笑着说:我上官芬儿,何时说话不算话呢,对了,你怎么起来这么快,不疼了吗?

小姐一提吃,我就不疼了,疼也不疼!说着,一扬头,给粉衣女子拍了身上的土,两人快步地走出巷子。

一柱香的功夫过后,丞相府中炸开了锅,小姐上官芬儿外逃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出丞相府。

原来那粉衣女子便是丞相的掌上明珠——上官芬儿,而她身边的绿衣姑娘是上官芬儿的贴身丫鬟春水。

上官芬儿是丞相五十岁上得的,所以视若珍宝,那真是含在口中怕化了,放在手中怕掉了,上官启对她是无限疼爱,就连上官芬儿的母亲也跟着沾光,由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妾摇身一变成了丞相的三夫人!

上官芬儿上面还有三个哥哥,分别是大夫人与二夫人所生,大夫人的儿子是上官炎与上官宏,二夫人的儿子是上官达。素日里,上官启最喜欢的就是大儿子上官炎和小女儿上官芬儿了。

此时上官芬儿的奶妈秦氏正跪在地上,带着哭腔说:相爷,我刚才给小姐熬了些莲子羹,给小姐喝些败败火,除除这春天的寒气,谁知道刚进了屋,就见小姐屋内空空无人,我四处找遍也没有,我这才发现小姐又同那不争气的春水跑出去了。相爷,秦氏有罪啊,没好好教育春水,让春水说完,泪如雨下,泣不成声。

原来这秦氏乃是春水的母亲,因着秦氏是上官芬儿的奶妈,春水只比上官芬儿大几天,所以自小春水便伴着上官芬儿,现在算来已十六年有余了。

上官启看着面前痛哭的秦氏,不由得重重叹了口气,暗暗怪自己平时太宠着这上官芬儿了,竟让她现在变成了一个刁蛮姑娘,性格火辣,说话直爽,动不动就逃出家门,遇到点事还爱打抱不平,这哪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!

大夫人看了看跪在地上的秦氏,又看了看正在那里墨着脸的上官启,不由得也叹了口气,一挑双眉,声调高扬地说:老爷,这可是那丫头自打开春以来第29次出逃了,一个小姐整天地往外跑,这事要是传出去还得了,知道的呢说是芬儿这丫头天生好动,不知道的呢?还不得说我们丞相府教子无方吗!这大夫人说完,斜着眼睛看着三夫人杨婉如。

杨婉如一听,不由得暗暗瞪了一眼大夫人,接着笑容堆上脸,说:大夫人,这芬儿才出逃了29次,比前年少多了!讪讪陪着笑。

哈!少多了?杨婉如,你知道不知道,现在才立春几天哪?你要搞清楚,现在才立春31天!因为立春那天全家祭祀,所以呀你女儿想逃没能逃出去,因为我们都看着呢!还有一天是过年!年三十她能跑出去吗!说完,狠狠瞪了一眼杨婉如。杨婉如顿觉得自己矮了半截,只得求助似的眼光看向了上官启。

老爷,这可怎么办哪,你说这芬儿也这么大了,我总不能天天拴着她吧,再说往外跑她也没怎么惹事啊!杨婉如声音越说越没了底气,最后竟然自己也说不下去了

上官启听着二位夫人在那里较劲,心中不由得想起上官芬儿对他说的哎,我要是男的,绝不娶这么多夫人,天天不是争风吃醋,就是你吵我嚷,聒噪耳朵!看来芬儿说的没错,真的是太聒噪了,说不定芬儿就是受不了这吵嚷才出去躲清静的,这丫头,把老爹扔家了,下次让芬儿也带上自己,想到这里,不由得面色转晴,眉眼也顺和起来。

几位夫人一看丞相高兴起来,不由得都又将注意力从上官芬儿身上转移开来,围绕着春天到了,要添新衣新裤上面。

上官启一听又是要他掏银子的事,赶紧推脱自己有事要处理,便不顾这几位夫人的失落表情叫起侍卫展宏云快步向书房走去。

几位夫人一看上官启走了,觉得在此争吵也没有什么意义了,索性都也将话语一收,扭着妖冶的腰肢向自己的院落走去。

顿时,前厅里安静下来,三夫人杨婉如将跪在地上的秦氏扶了起来,不由得唉叹一声,瞅着秦氏想嘱咐两句,但是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。

她能嘱咐人家秦氏什么呢?是自己的女儿太过调皮,一心想往外面的世界,动不动就往外跑,拦也拦不住,为此她流了多少泪,她就这么一个女儿,她的希望全在她的身上,可是自己的女儿却是没心没肺,一点也不按她自己的要求生长,她想让她琴棋书画样样俱会,针织女红件件精通,这样以后会嫁个好人家,锦衣玉食,无忧无虑,这样她也可以放心,可这丫头偏偏不听自己的,整日里和春水偷着往外跑,爬墙遛鸟、吹虚拍马倒是有一套,可是这样下去,怎么能嫁一个好人家,怎么能让她放心呢!想到这里,不觉得热泪潸然。

而此时,上官芬儿正与春水正如出笼的鸟儿,大踏步地走在熙熙攘攘地街上,此时街道两边的各种各样的花灯密密匝匝,一个接一个的挂在摊位上方的架子上,有鲤鱼跃龙门式的、有双喜临门的、有五福同寿的琳琅满目,微风吹起,满架花灯随之摇曳,直晃你的眼睛。

一些杂耍的、卖吃喝的、卖各种东西的穿插其中,显得热闹非凡。

俩人在人群中穿梭,春水好奇地看看这,摸摸那,而上官芬儿则是跟在春水的后面,慢悠悠地走,只见她肤如凝脂,面若傅粉,两弯似远山含黛的细眉,一双如秋水含烟般的眼睛,一阵风来,吹动袅娜的衣袂,上下翻飞,宛若天外仙子,纤尘不染!这清丽脱俗的形象,引得过往的人儿纷纷驻足,引得上官芬儿面色一红,咯咯笑着走开。

完本

痴情帝王

时间:2019-09-10 00:03:36

状态:已完结

作者:武道絮

主角:上官芬,孙长远

在线阅读

相关文章

猜你喜欢

小说推荐

更多